于正口碑翻身。

这,是网上纷纷要竖给他的大拇指——


Sir好奇。

到底是哪部于正的新剧爆了。

结果一看,先是迷惑——

就这?

然后不禁emmmmmm了一下——

来了来了,他又来了。


不要再叫人家于妈、死丫头了。

拜托叫人家的新tittle:人文于正


01
发生了什么?

起初,事情是这样的。

11月1号,国内漫画家“old先”在推特发了一组中国古风混搭主题的插画。


谁想到,这组作品引来了韩国懂哥。

看到画里的一顶帽子,坐不住了。

在留言里开始“科普”韩服和明朝汉服帽子的区别,指出“请不要抢夺别国历史文化”。


第二天old先就发表了声明:

说自己主要参考的是中国文物和影视作品,创作只是因为喜爱,peace and love。


本来只是圈内的事,国内网友也基本没听见声响。

到目前为止,没于正什么事。

但在11月4号,也就是事发三天后。

于正晚上突然转发了许凯身穿戏服的微博,强调说这是汉服,不能被没文化的说成是“韩服”。


在微博,有着一个“当事人回应了!!”的tag。

回应了什么呢?

许凯19:56发的微博,于正22:04转发了微博,中间只隔了两个小时,并未引起什么争议。

许凯微博下,清一色是舔屏小哥哥的留言,“汉韩之辨”的讨论度为零。


但就是这样,于正第二天喜提微博热门话题,阅读5.8亿。


具体内容是这么说的:

于正的一番言论遭到韩国网友的质疑,于是他又发文回怼。


明白了,许凯的服装本来没有争议,是于正的发言引起争议,然后于正又回应了争议。

就是说一通操作下来,于正自个儿回应了他自个儿呗。

这一招左右手互搏妙啊。

微博只是于正的第一个阵地。

接下来他移步Ins,发了一波古画,配文“韩国在明朝时就是中国的属国!服装是沿用明朝的!”


总之,这把火算彻底点起来了。

韩国网友和中国网友隔着墙,开启了互喷模式。


这就回到了开头网友齐赞的:看死丫头怼韩国,爽!

至此,于正终于蹭车成功。


02
爽了谁?

首先是拍手称快的网友。


于正再接再厉,在7号的一场发布会上说:


于正的嘴,没少喷。

从合作过的艺人,到别的古装剧。

但从没有一次,“主场氛围”这么好。

但网友们在节奏大师的带领下,究竟嗨的是什么?

于正举例——

《大长今》偷了中医,韩国偷了端午。


蛤?

不会吧,都2020了还有人在传播“韩国人偷我们……”的段子?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被辟谣了——

韩国申遗的“端午节”,是韩国江陵市在端午时间段特有的一种巫俗祭祀活动,和我们的端午是两码事;

韩国人申遗的“中医”,只是一本《东医宝鉴》的医书;

2008年有媒体称韩国在申请端午和中医后,又要拿书法去申遗,扬言要废除中国"书法"的称呼,使用韩国的"书艺"……这事情甚至发酵到韩国,韩国世界文化遗产负责人一头雾水,表示韩国没有为书法申遗的打算。


△韩国申遗医书《东医宝鉴》


当中国网友在抱怨“韩国人又偷走我们的……”的时候。

韩国网友是否也在抱怨“中国人又说我们要偷他们的……了”?

本质上,这是两个国家,各自信息茧房里的人没打照面的互相攻讦。

当你为韩国的“偷”而生气的时候。

为于正的“怼”而爽的时候。

难道,就没有过一点点越来越熟悉的感觉?

“何老师气哭了,6月30号是何老师的生日,可韩国主持人说何炅没有粉丝……是中国人顶起来!输什么也不输韩国佬!”


别说了,别说了,有内味了。

不同的是。

何老师实惨。

而于正是自己下场,主动伸出了鱼钩。

钓的是什么?

你看他的每条“怼文”中夹带的——

许凯,于正旗下艺人。

《尚食》,于正新剧。

就连那段炮轰韩国的视频,也是在新书分享会现场。


这直钩不能再直了吧。

可见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啊,朋友们。

当网友像蛐蛐一样,被挑得急了眼,和另一只蛐蛐咬得不可开交的时候。

斗蛐蛐的那位,已经挥一挥衣袖,带走了哗哗的流量。

这边还在给人家叫好呢。


03
文化不会被偷,但版权会

“偷”。

是于正在表述韩国时,最喜欢用的词。

除了事实错误之外。

文化存在偷不偷的说法吗?

于正说,“韩国只是一直穿明朝的衣服,这不能变成它的”。


我们倒要问:今天的韩服是从明朝传入的,为什么就不能是韩服?

在于正的表述里,好像各个国家的文化是相互孤立的,必须要100%纯正,只要是从外地传来的,就不能成为自己的文化。

但这种偏见,既无知又可笑。

恰恰相反。

文化的生命力不在于孤立和“纯正”。

而在于传播和交融。

今天没有任何一种文化没有受到外来影响。

比如,唢呐本是波斯乐器,唢呐这个名字就是古代波斯诺Surnā的音译;箜篌在汉朝时由波斯传入我国;扬琴是明朝末期由波斯传入……

难道按照于正的说法,这些乐器不能够称为“国乐”?我们叫做民族乐器,就是偷了别人的文化?

回到那个争论:到底是“明朝汉服”,还是“汉服”。

其实本身就是伪命题。这二者并不是非此即彼的,它们有交集和相同的地方,但不妨碍各自成立——

明朝汉服是我们的传统文化,韩服是韩国的传统文化。

因为文化不是一场“零和博弈”。

你给我一个苹果,你便少了一个苹果。

文化是1+1>2.

你给我一种文化,你的文化不会随之减少,甚至大家还可以碰撞、发展出更丰富的来。

在世界文化的交融中。

输出者,是自信与强大体现;

学习者,是进步与革新的机会。

谁又会在这个过程中损失什么呢?

而于正所谓的“偷”。

就把一件原本美美与共的事,变成了无谓的对立和口水战。

这种偷换概念和收割流量的的做法,未免显得过于没文化和鸡贼。

Sir要提醒的是——

文化,没有“偷”一说。

但版权,可不能“”哦,那是违法的。



04
于正的新衣

在“争议”爆发的当天,于正不仅撕了韩国的“韩服”,又化身一位苦心孤诣的传统文化殉道者

这个称号,绝没有夸张的成分。

不信你看这字字泣血的——

“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真的好难!”

“这是活着的唯一意义。”

“这是来过的唯一证据。”


你还以为于正只会扯头花、爆八卦?

no,no,no。

请接受美学升级版的于正吧。

大家还记得于正以前的古装剧吧,每当想起,眼睛依旧会隐隐作痛。

关晓彤著名的缝纫机头。


七个妃子站一排可凑齐葫芦小金刚降妖除魔。


还有袁姗姗女士,黑图番茄蛋花汤也是拜于正所赐吧。


口碑转折,始于《延禧攻略》。

当时的画风结果,让网友惊呼“高级感”。


女演员的妆面也告别了调色盘,没那么辣眼了。

道具上看得出认真参考了乾隆时期的宫廷装束。


从拍摄期间开始,于正就一直在微博上宣传,自己在服化道上做了哪些历史功课,投入了多少心血和成本。

翻阅古籍、实景搭建、手工刺绣……

尝到了甜头的于正,更是拿准了传统文化这一卖点。

夸下海口,《延禧攻略》承担着传承和弘扬非遗文化的重担。


可以看出,于正的确喜欢传统文化,比如峨冠博带,绮罗珠履,金钗钿合,奇珍异宝......

但除此之外呢?

于正参加姜思达的《仅三天可见》,有两个容易错过的细节。

横店旅游点,姜看见穿龙袍拍照留念的项目跃跃欲试,请于正一起,被拒。

因为——

我不想拍,我对服装有要求


姿态双手抱怀,语气不屑一顾。

却不忘记傲娇,向姜思达显摆自己的存货。

你先看看这种质感
再去我的那里
看看我的库里的感觉


对戏服执念如此之深的于正,和姜思达一起看黄梅戏。

镜头下的于正,要么在看手机,要么在打哈欠。



对于戏的兴趣,似乎远不及戏服那么大,

他最新的《修文物的男人》,两个月前出版。

腰封推荐语,三行大字,字字泣血——
格物致知,聚焦文物修复非遗技艺。
大道至简,传承中华民族匠人精神。
手中乾坤,瓶中日月,致敬紫禁城建成600年


好一腔传承匠人精神的热血。

Sir差点要被感动得流下两行清泪。

直到翻开目录,只看到章节标题分别为——

“我在冷宫被人欺负了”


“遇到你是最大的错误”


“请帮我渡劫”


???

故事梗概:

冷傲孤僻文物修复师VS娇蛮跋扈落魄女演员。


懂了,于正还是那个于正。

文物是新入手的花瓶。

Sir记得《我在故宫修文物》中,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单士元先生,为子女留下一条家训:

“搞文物,不玩文物。”

意指在面对稀世之宝时不留贪念,不掺私心。


而你再看于正书里的男主——

古董修复师,游走各大土豪老板酒局,赚取修复费,豪取北京城内庄园豪宅一套,先是混进娱乐圈,又卷入盗墓集团的利益争夺......

修文物的男人,就是这样?

于正是否能转型“人文于正”不得而知。

但已经扛起了文化与文物的大旗,为自己助威。

更鸡贼的是,他找到了一个靶子——

韩国键盘侠。

一群最冲动,最无知,文化中的“下等马”

于正以赢了一匹“下等马”而宣告了自己的胜利,网友们为他呐喊助威。

但于正,敢不敢和“上等马”一较高下呢?

就以于正瞧不上的韩国为例。

人家的历史剧怎么拍?

往远了说,00年代。

有王朝史诗,记载朝鲜王朝正祖一生政治斗争的《李算》;有文人雅士,戏说朝鲜画家申润福一生情仇的《风之画员》;也有生于草根,讲述“红顶商人”林尚沃传奇故事的《商道》。


往近了看。

拍摄严肃历史题材的正剧,在韩国依旧没有断档。

《六龙飞天》《獬豸》《双面剧王》《大发》......

一线明星,顶级制作,历史正剧。

以每年5-7部的速度稳定生产。

今天炙手可热的实力鲜肉刘亚仁,就是靠“正剧王子”的身份,打响的名号。

△ 《六龙飞天》剧照


不止帝王将相,不止深宫内苑。

拍古剧名伶陈彩仙的《桃李花歌》;地理学家金正浩的《古山子:大东舆地图》;拍朝鲜发明家蒋英实的《天文:问天》......

一个个身影汇聚。

展开一幅民族画卷。


韩国本土,每年都会有历史片进入票房前十,甚至夺得票房冠军。

电视剧的选题会有受众局限。

而韩国的历史题材电影,更有耐心,更能把目光聚焦到一位位汇成历史星河的风流名士身上。

最有影响力的,无疑是获得戛纳最佳导演奖的《醉画仙》,讲述李氏朝鲜末期的传奇画家张承业(崔岷植 饰)坎坷的一生。


一个乖张、潇洒的粗人,也是一个稀世天才。

不攀权贵,不畏皇权。

为了让自己的作品免于“遇人不淑”,他不惜挥刀屠戮。


拍的是人,看的是史。

映照的,亦是彼时被强大外族左右,朝鲜民族国而不国,并由此而生的反思和奋发。

《醉画仙》的结尾,震撼从平静中迸发。


在功名与浪荡、时局与人心中游迹一生之后,张承业再画不出他满意的画。


他盯着眼前烧陶的炉火,毫无征兆地弯下身来。


爬进了炉火。


以生命,淬炼了理想。



医术、绘画、饮食当然是文化的一部分。


当我们回看自己的传统时。


难道核心,不是应该敬重文化中的那份精神与品格?


而于正。


自始至终所说的“传统文化”,都仅仅止步于器物文明阶段。


服装、头饰、各种玩意儿……


在器物文明的新衣下,于正剧的内核是什么呢?


宫斗、玛丽苏、爽剧。


先说出口的人
就已经输了


传统文化中的精神与内涵。


历史上的高洁之士,忠臣良将,是全然看不到的。


当然,一个人对于传统器物的热爱无可厚非。


可是一旦这种热爱。


变成对宫斗爽剧的偷梁换柱,变成对网络键盘侠的挑拨,变成了佯装有文化的凡尔赛文学。


那么。


请停止吧,于正。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破坏之王阿姨、颐和园的马达


上一篇: 西安小学要求申请延迟放学家长要自证很忙 官方回应不需要
下一篇: 婴幼儿配方乳粉注册时代,海外婴配企业该何去何从